天道,走自己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女娲儒见天下残,补天覆生归一画;儒 门明传儒理,以奸止邪故无奸生罪——凤女娲之道! 地道,走自己的路让别人无话可说;后土道见万物灭,轮回化生始元初;道 门证修道理,以贪止惧故无贪生罪——夏后土之道! 人道,走自己的路让别人无功可做;观音佛见三千破,倒驾度生斩罪业;佛 门体悟佛理,以杀止怒故无杀生罪——妙观音之道! 鬼道,走自己的路让别人无怀可思;玄女墨见社会亡,明鬼兼生平天志;墨 门行使墨理,以残止妒故无残生罪——风玄女之道! 兽道,走自己的路让别人无情可想;嫦娥法见纲纪乱,矛盾相生刑奸宄;法 门遵守法理,以伤止傲故无伤生罪——涂嫦娥之道! 非道,走自己的路让别人无所可爲;子仙非见世上怕,顺逆亦生非同我;非 门独占非理,以唯止非故无唯生罪——陈子仙之道! 调教与安逸之神陈子仙有五个大老婆,一个有钱有权的知己淫荡与贞洁女神 女娲娘娘,一个风情妖娆的情人腐朽与康复女神后土娘娘,一个知书达礼的贤姐 堕落与救赎女神观音娘娘,一个风趣活泼的师父耻辱与荣耀女神玄女娘娘,一个 善解人意的义母污秽与净化女神嫦娥娘娘。 南宫天后天母女娲娘娘姓名凤女娲,性格是淫邪暴躁性,性器爲万层旋涡穴, 性技擅长女娲补天,外表十八岁红衣美女,属于御姐婊子型女人,座位是衍生蒲 团,爲妖族主神象征天!中宫地后地母后土娘娘姓名夏后土,性格是恐惧阴险性, 性器爲万层回环穴,性技擅长后土填海,外表十八岁黄衣美女,属于软妹圣母型 女人,座位是寂灭蒲团,爲巫族主神象征地!西宫圣后佛母观音娘娘姓名妙观音, 性格是愤怒极端性,性器爲万层重莲穴,性技擅长观音坐莲,外表十八岁白衣美 女,属于萝莉圣女型女人,座位是极乐蒲团,爲魔族主神象征人!北宫冥后鬼母 玄女娘娘姓名风玄女,性格是嫉妒分裂性,性器爲万层蚯肠穴,性技擅长玄女劈 戈,外表十八岁黑衣美女,属于太妹闺秀型女人,座位是斗争蒲团,爲凤族主神 象征鬼!东宫宠后狐母嫦娥娘娘姓名涂嫦娥,性格是傲慢刻薄性,性器是万层宝 蟾穴,性技擅长嫦娥奔月,外表十八岁青衣美女,属于熟女贱人型女人,座位是 洁净蒲团,爲狐族主神象征兽! 大妹女娲娘娘 在调教五大娘娘的期间陈子仙连续破了调教成功的中宫后土、西宫观音、北 宫玄女和东宫嫦娥四大娘娘的处女膜,然后轮到南宫女娲娘娘了。「子仙你真是, 你永远都是万恶的无赖,无耻的坏蛋!」 在陈子仙的触及下,女娲娘娘的身体渐渐的生不起反抗,她是个女人,没有 女人对这样的触摸毫无反应,除非她是块石头。可惜的是女娲娘娘不是石头,而 是一个活生生的女人,一个需要经受百般蹂躏,最需要男人爱怜的女人。不过她 不需要眼前这样的男人,因爲她感受不到这个男人的爱怜,更多的是折磨。 她爱他,也恨到了骨髓里,她厌恨中甚至从神色言语中都能体现。不过爱归 爱,恨归恨,虽然她知道陈子仙接下来会对自己做什麽,她甚至知道他会用最坏 蛋,卑鄙、下流、无耻、肮脏、龌龊的手法对付自己,但是她的身体还是不由自 主地软瘫,躺在床上一道力气也没有。 人总是先从生理上认输,然后再从心理上。女娲娘娘也是如此,她的手渐渐 的软化起来,已经阻拦不了陈子仙。 心里的堤岸变得越来越脆弱,潮水慢慢的浸润着泥土,好像一个细微的万层 蚯蚓蜜穴,在潮水的浸湿下开始渐渐的变大。 女娲娘娘脑海里还有一丝清明,她想自己最少还要保持最后的一点自尊,最 后一点圣母宫圣女的尊严,她不是荡妇。尽管自己任人宰割,可是不能无休止的 堕落。就好比人可以死,但也绝不能在屈辱中没有自尊的活着。 陈子仙这些天对女娲娘娘可以说是用尽了一切办法进行羞辱,甚至将她当成 母狗一样,换做其他的女人,早已经不可能承受。只是,女娲娘娘不是一般的女 人。 女娲娘娘尽管心里不屈服,但是生理上的反应还是不可避免的表现了出来。 更何况,她的身体根本不由自己掌控。 「无耻子仙……」 女娲娘娘的声音渐渐的变的有些缠绵,虽然陈子仙很粗暴,但是她却开始渐 渐的接受,甚至有一种出轨的惊喜。 陈子仙将女娲娘娘粉雕玉琢般的修长美腿,高举向胸前反压,女人的秘处开 始挺出,肉唇被两侧拉动使得中间的缝隙扩大,如此一来整个桃源洞口和后庭的 菊花蕾完全的暴露在陈子仙眼前,被摆成如此羞人的姿态,隐密之处一览无遗的 暴露在陈子仙眼前,令女娲娘娘羞得满脸通红,陈子仙打量女娲的私处,随着扭 动阴道嫩肉一张一合缓缓吞吐,仿佛在期待着什麽似的,陈子仙将金色大肉棒顶 在女娲的万层蚯蚓蜜穴入口,准备完成最后的手续。 将胯下大肉棒在那颗晶莹的粉红色豆蔻上不停的磨擦,那股强烈的难耐趐麻 感,刺激得女娲娘娘浑身急抖,可是由纸缝蚁穴秘洞深处,却传来令人难耐的空 虚感,不由得使女娲娘娘一阵心慌意乱,在陈子仙的刺激下,尽管脑中极力的阻 止,可是娇嫩的肉体却丝毫不受控制,本能的随着陈子仙的挑逗款的摆动起来, 似乎在迫切的期望着子仙的大肉棒能快点进到体内。 全力一插入,女娲娘娘不由得大叫了一声,似乎是在期待己久的愿望终获满 足,伴随一声惨叫,陈子仙的大肉棒势如破竹插进阴道的深处,穿破肉膜直达子 宫位置,带给陈子仙一股难以言喻的舒适快感。 女娲娘娘粉腿尽头除了是黑色而湿淋淋的三角体毛外,还有高高隆起的神圣 万层蚯蚓蜜穴,两片花瓣好象嘴巴一样正在吞噬着一支又粗又大的大肉棒,红白 汁液不断沿着大肉棒直流到那男人的大腿上,金色大肉棒愈是猛力的向着饥渴张 开的花心冲击,女娲娘娘的反应就愈见激烈,陈子仙的抽插变得更爲淩厉,沾满 血液爱液的大肉棒,在阴道一出一入的动作下,发出了「吱啐吱啐」湿润的磨擦 声。 每一次的插入,都有如直撞入女娲娘娘内脏一样,令她紧咬着牙关发出卡卡 声响,在发出大声呻吟声的同时,全身散发着一种既可怜又害羞的神态,证明她 对这一切是保持清醒的,除了感到体内的器官一直不停地抽搐之外,同时亦感受 到大肉棒在自己体内缓缓地抖动着,淫欲高涨的女娲娘娘终于按捺不住本身情绪, 把一直抑压着的本能反应爆发出来。 随着女娲娘娘半兴奋半悲呜的叫声,陈子仙手上不紧不慢的揉搓着一对高耸 挺实的椭圆硕大巨乳,胯下不停的急抽缓送,只见女娲娘娘凤眸微闭,满脸泛红, 一发不可收拾的情欲,令到她陷于失去自控的状态,背部弓字形地向后抑,口中 娇吟不绝,水蛇细柳纤腰雪白大屁股款款摆动,迎合着陈子仙的抽插,自纸缝蚁 穴秘洞中缓缓流出的淫液,凭添几分凄艳的美感,更令陈子仙兴奋得口水直流。 忽然陈子仙抽出大肉棒,正陶醉在陈子仙的抽插下的女娲娘娘,忽觉陈子仙 离开了自己的身体,顿时空虚难耐的失落涌上心头,急忙睁开一双美目,娇媚道 ∶「啊……不要……啊……别停……」 边说边扭动着迷人的娇躯,更添几分淫糜的美感,心中那里有丝毫贞肏及道 德感,只剩对肉欲快感的追求。 看到女娲娘娘这副淫靡的娇态,陈子仙哈哈大笑,忍不住再进入那柔嫩的娇 躯内,女娲娘娘忽觉阵阵舒畅快感不断传来,尤其是万层蚯蚓蜜穴被一根热气腾 腾的大肉棒紧紧顶住,熨藉得好不舒服,玉臂挂在陈子仙的脖子上,一只迷人的 修长美腿更是尽力的夹缠在陈子仙的腰臀之间,水蛇细柳纤腰柔软大屁股不停的 扭摆往上挺动,桃源洞更是不住的厮磨陈子仙的巨大的大肉棒。 在女娲娘娘的自愿扭动之下,陈子仙只觉缠绕在胯下大肉棒的阴道嫩肉不住 的收缩夹紧,穴心深处更是紧紧的包住大肉棒前端,有如在吸吮一般,真有说不 出的舒服,不由得赞叹道∶「母狗,你扭得真好……对了,就是这样,好爽…… 你还真聪明。」 她不只漂亮,而且还具有令人焚身似火的魔力,女娲娘娘像在对抗着抽插的 刺激而把双脚不停磨擦扭动,反而使昂头吐舌的大肉棒更能插进又暖又湿又紧又 窄的万层蚯蚓蜜穴圣地里。 陈子仙突然把女娲娘娘整个人紧紧抱起使出了女娲补天,放到自己的腰间, 因此大肉棒插入的角度亦随着体位转变而更改,有如脉搏般不停地跳动着的大肉 棒,直向着细缝蚁口肉洞的天井部份压迫,女娲娘娘清楚的感觉到在她水蛇细柳 纤腰的中心不断发生小小爆炸感,现在心里只知道追求更大的快感,以插入自己 身体的大肉棒做中心,她的大屁股不由己的开始做起旋转运动。 此刻的女娲娘娘感到强烈的快感源源不绝地从子宫传遍整个身体,高潮正处 于一触即发的状态,脸上浮上一层红云,鼻息也渐渐浓浊,两个人结合的部分已 经沾满蜜汁,肉缝已经延伸到丛草的边缘,完全露出快乐的小肉球,情不自禁发 出高潮来临的淫叫,全身开始抽搐,水蛇细柳纤腰高高挺起,背脊向后仰,一丝 不挂的上身后仰,又圆又大的椭圆硕大乳房不断的上下摇动着。 这决不是梦,但亦很难想象是现实,一向高高在上的女娲娘娘,怎可能在男 人眼前赤条条地露出柔软的身躯,并且不时发出淫叫,下体和陈子仙的铁血超大 阳具连在一起,陈子仙手臂正抱着女娲娘娘的水蛇细柳纤腰,把她承托在自己的 腰部,并且不断上下摇动,充满线条美的身形,白里透红的肌肤,再加上淫乱的 意态,和平时冷静的女娲娘娘相比,简直是判若两人。 陈子仙双手在女娲娘娘那浑圆挺翘的柔软大屁股,结实柔嫩的大腿不住的游 走,两眼直视着缓缓扭动的雪白柔嫩大屁股,女娲娘娘有一副令人意想不到的丰 满的身材,全身更没有半点多馀的脂肪,美得毫无瑕疵的一双椭圆硕大巨乳,幼 小的水蛇细柳腰肢,又圆浑又高挺的西瓜大屁股,还有一双充满线条美的长腿, 这些都是平日从外观察觉不到的。 羞赧中带着趐痒的感觉,有如巨锤把女娲娘娘的理智彻底的摧毁,陈子仙把 她身体提起,当铁血超大阳具从她的阴道抽出一半来的时候,又把手放开让女娲 娘娘整个人向下落,此时大肉棒便一次插进阴道深处,直顶饥渴张开的花心,而 女娲娘娘则合上凤眸,紧皱眉头,并且发出淫荡的喘叫声,灵活的大肉棒在万层 蚯蚓蜜穴内不停的搅动,每一下抽插,女娲雪白大腿内侧的嫩肉都会泛起如波浪 般起伏的震动。 又粗又硬的大肉棒不断猛力地在女娲娘娘腿间的细缝蚁口肉洞疯狂抽插,犹 如被赋予生命一样,女娲娘娘的呼吸变得重重紊乱,喉头猛然仰向后,黑发在空 中美妙飞舞,她感觉出大肉棒自由自在活动,使她觉得身体里的每个角落都被摩 擦到,刺激雌性的本能使女娲娘娘的肉体几乎疯狂,泪水渗满脸上,好象小孩子 一样不断地摇着头,发出最荡人心魄的叫声后,女娲娘娘身体有如电殛般的震撼。 女娲娘娘知道自己正向高潮奔驰,就开始激烈痉挛,和体内的大肉棒很自然 的揉搓在一起,没有点力气似的女娲娘娘无意识道∶「不……请放过我……我快 被插死了!」 她虽然口里说不,但身体一直没有半点反抗的举动,只是皱着眉默默的承受 陈子仙的进袭,此刻的女娲娘娘流露出一副像要哭出来似的痛苦表情,双眉深深 皱起,半张的嘴唇不停地震动着。 当性感要达到顶端时,女娲娘娘搂住陈子仙的脖子要求接吻,趁此机会陈子 仙把女娲的右腿高高举起,并把有如铁一样坚硬的大肉棒,直捣黄龙钻进万层蚯 蚓蜜穴阴道的最深处,亦把双手放在女娲娘娘的水蛇细柳蜂腰上,像要把她整个 人紧紧抱起再次使出女娲补天,女娲的头左右摆动,指甲陷入陈子仙的后背里, 只见那宛如白桃般隆起的大屁股,不停的吞咽着陈子仙的大肉棒,她觉得现在是 一个木大肉棒插入大屁股里的感觉,痉挛如今已经从水蛇细柳蜂腰扩散到全身, 形成无法正常思考的状态。 双眉紧皱的女娲娘娘忽然发出极爲享受的大声呻吟声,陈子仙双手紧紧抱住 女娲的头,女人的纸缝蚁穴秘洞紧紧夹住男人的大肉棒,圆耸恼人的西瓜大屁股, 以及紧裹着灼热大肉棒的肉壁,使得陈子仙快乐的几近销魂,慢慢把大肉棒从阴 道抽出时,就隆起形成粉红色的环,被肉体的帮助挤出来的蜜汁,从肛门流下去, 阵阵趐麻快感不住的袭入女娲娘娘的脑海,爲追求更深入的接触,女娲娘娘也主 动的扭动大屁股,强烈高潮从体内向上冲,就産生有如整个肉向外翻转的收缩感。 女娲娘娘紧抱着陈子仙,一种羞惭中带着舒畅的快感,周身有如虫爬蚁行般 趐痒无比,不自觉的想要扭动身躯,口中的狂乱娇喘夹杂着声声销魂蚀骨的动人 娇吟,整个人陷入疯狂状态,毫不间歇的在西瓜大屁股里起落的大肉棒,沾满粘 糊糊的淫水,并且不停的发出卑猥的声响,在巨大的大肉棒深深插入后停顿的刹 那间,女娲娘娘就发出更强大的反应,陈子仙好象意识到女娲正处于高潮来临的 境界,于是展开疯狂的冲刺,力发千军地猛然插入。 插入在女娲娘娘身体里的大肉棒,猛然从前端射出火热的液体,当奶白色混 着红色的粘液从女娲娘娘的阴道溢出之际,就在全身的骨肉几近拆散的喜悦痉挛, 及凄美绝顶的冲刺中,女娲娘娘终于被送上了愉悦的颠峰,眼前尽是跳动不实的 错觉,阴道蜜汁再度狂涌而出,沈醉在高潮馀韵中的舒适感,缓缓的游走全身, 凤眸微啓,嘴角含春轻嗯了一声,语气中满含着无限的满足与娇媚,一头如云的 秀发披散在地,细小汗珠使肌肤更显得晶莹如玉。 「子仙……子仙……子仙……子仙……子仙……子仙……啊」 而陈子仙却一秒锺都没停止,像油渍一般的汗水不断地滴落在女娲娘娘香汗 涔涔的玉体上,他尽情地抽动着,双手紧捏着女娲娘娘柔软的椭圆硕大乳房,爽 极了! 「肏死你!肏死你!」 陈子仙粗暴地喊着! 他越来越快,越来越用力,深深的插入,女娲娘娘不住地大声呻吟,呜咽… … 终于! 一声声销魂落魄的呐喊,不断的从女娲娘娘的唇齿间叫了出来。她的俏脸扭 曲着,再没有往日那种高傲的模样,只顾将双腿紧紧的缠绕着陈子仙的腰,挺起 大屁股迎合着陈子仙的每一下抽送…… 每抽插一次,女娲娘娘便娇躯一阵颤抖,她的私处又紧又滑,水非常多,每 次都带着响声…陈子仙一肏,她就哼哼,而且哼得好听极了,拖着哭腔……让陈 子仙越听越想肏…… 这个女人熟美得象远古的妖精,象白玉雕成的维纳斯一样,美得陈子仙的体 毛都竖了起来。 她那成熟饥渴的柔软紧缩花芯,紧紧吸吮着陈子仙,层层叠叠的嫩肉,也不 停地挤压研磨着陈子仙,陈子仙感到无法言喻的舒服畅快,他挺腰摆臀,不住地 狠狠的抽插着。火热粗壮的分身,每一抽插均直达女娲娘娘那敏感的柔软紧缩花 芯…… 这种感觉,又酥又麻,又酸又痒;女娲娘娘只觉愉悦甘美飘飘欲仙,禁不住 放浪的大声呻吟了起来。她已不能再发出有条理的言语来,她只是叫着,嚷着, 大喘着气,发出毫无意义的不知是什麽话,及一连串赞美声,都是含糊不清的! 而且,她的声音,似乎不单是从她的口部发出来,而是从她身体的每一部分 发出来的,各种各样莫名其妙,不知是什麽,也不会去细辨它究竟是什麽的声音, 交织成爲一阙天地之间最自然的天籁之音。 汗水最开始,是从他们两人身体的哪一部分沁出来的,当然他们都已不记得 了,而结果是他们全身的毛孔,都有汗水沁出来。 陈子仙猛然停了下来,勾起女娲娘娘绯红的玉脸,柔声道:「女娲,我肏得 你舒服吗?」 女娲娘娘一怔,强忍着破瓜的痛楚,从大声呻吟声中停了下来,玉脸上满是 羞愧的神情,她美丽的凤眸一动不动的看着陈子仙,此时,她的发鬓散乱,红腮 如霞,荡漾着无边春色,且一只手还无比妖娆的抚着椭圆硕大巨乳…… 「子仙……子仙,我要死了……死了。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