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妇的阴道是最爲消魂的。没有处女的紧涩,也没有熟妇的松软,紧凑而不失水润才是人间至品!舔弄没几下,紫烟已在一声高昂的喊叫中剧烈的痉挛起来,深入到她身体内的舌头也随即被紧紧一夹,一股温热包围了整条舌身。她高潮了! 我的衣服早已脱光,久侯的阴茎如钢枪般硬挺着不住跳动。再也忍受不了眼前的诱惑,我把紫烟的双腿望肩膀上一抗,龟头在她的臀间跳动了几下,找到那处还在散发着温热的地方,使劲一钻,吱溜一下,整根阴茎已经被一团柔软而紧凑的嫩肉包围了! 我终于进入了紫烟的身体!这一刻,我等了十年!这一刻,我感动的想哭! 紫烟张大了嘴巴,在我插入的瞬间长嘶一声,双腿紧夹住我的腰身。吻着她眼角的泪痕,我柔声说道:“紫烟,我终于得到你了!”紫烟抱着我的身体,全身上下每一处都和我紧紧的贴合,在我耳边说道:“钢子,我好高兴!好满足! 你动啊,快动啊,我要你,我需要你!” 再也不用多说了,我如得到了圣旨般奋力擡高身子,把阴茎抽出她的体外,然後大力的耸动,使劲钻入紫烟的身体深处。紫烟双眼瞪的大大的,一手捂住自己的嘴巴不让自己喊叫出来,一手按住我的屁股,帮我使劲。我如一台不知疲倦的钻机,毫不停歇的挺动着自己的下身,在紫烟的身体里不停的钻进、拔出、再钻进、再拔出——房间里充满了两人急促的喘息和肉体碰撞的声音,那滋滋的水声从两人的交合处传来,听得我欲火更爲高涨。 “铃铃铃……”电话声不合时宜的传来。我只好暂时停止攻击,让紫烟起身拿起床头的话筒。 “老公,你到地方了?怎麽坐了这麽久的车啊?哦——好的,家里没事,放心吧……”原来是紫烟的老公打来的。我没好气的躺在她的身旁,郁闷的摸弄着紫烟的乳头。 紫烟被我摸的声音一颤,连忙借机咳嗽了一下,掩饰道:“没什麽,嗓子不舒服……好,我会吃药的……”我坏心顿起,不由分说把紫烟翻转过来,让她跪在床上,然後挺着粗大的阴茎,看准那高高翘起的臀缝,一使劲又插了进去! 紫烟哎呀一声叫了出来,说话的声音也顿时变的断断续续的,“没事……就是突然肚子疼……不用去医院……没乱吃,我也不知道怎麽搞的……”我心里大爲解气,默默念道:“我搞的!我在干你的老婆,你能拿我怎麽样?!敢抢我的女人,就让你小子戴绿帽!”想到这里,我更加拼命的抽动着自己的阴茎,看着紫烟粉红的阴肉被粗黑的阴茎翻进翻出,我心里相当解气。 “好了,不跟你说了!我要去厕所!……”紫烟终于挂断了电话,回头娇嗔的看着我说:“钢子,你想害死我啊!”我不理她,只是用力的挺动着自己的下身,把紫烟干得上身瘫软在床上,高高的翘起丰臀,动弹不得。 不知道是喝酒的缘故还是心情的原因,就算我不间断的抽插了这麽长的时间,却没有一点想射的念头。紫烟已经疲惫的软倒在我的怀里,气若游丝。想必她也没有经历过这麽长久的战斗吧?我峡谷把她翻身坐在我的身上,紫烟挣紮着离开我的身体,带着愧疚的语气说道:“钢子,我不行了。里面好痛,很难受!”听了她的话,我泄了一口气,虽然我还没有达到高潮,但紫烟是我心爱的女人,我不能只顾自己发泄欲望而让她受苦。 双手抱紧她柔软的身体,吻了吻她的耳垂,轻声对她说:“那就睡吧。以後再做,有的是机会。”听到这话,紫烟反而强忍住身体的疲惫,小手伸到我的跨下,牵引着我的阴茎塞进了臀缝中。我忍不住向前顶了一下,紫烟顿时吸了一口凉气。“紫烟,你想让我……?”我的龟头在迅速的跳动着,前端有一个禁闭的关口阻挡了它的去路,这里分明是紫烟的菊门! 紫烟拿起我的阴茎,在她的花园口摩擦了几下,让龟头沾满露水,然後轻轻的防在自己的菊门入口,回头娇声说道:“进来!”说着,丰满的屁股往後一顿,我顺势向前一挺腰,龟头立即埋没在那道紧密的关卡中。 随着身体的调整,我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阴茎一点一点的被紫烟的菊门渐渐吞没,最後全根而入,不留一丝缝隙。紫烟已经疼的满身大汗,连身体都绷直的象一根上紧的发条。我吻着她的脸蛋,把上面的泪水和汗水全部吞进肚子里面,柔声说道:“紫烟,让你受苦了!”感觉到我的阴茎已经全部进入到她的身体,紫烟苍白的脸上挤出一丝笑容,“钢子,这个地方我从来没有让人动过。我终于给了你一个第一次!” 我感动的几乎要抱着她的身体大哭。原来紫烟还是爱我的! 含着感动的泪水,我在紫烟的菊门中奋力跋涉,那异常紧窄的感觉令我再也难以抑制,终于在抽动数次之後,畅快淋漓的射出了自己的精华。 整个晚上,我和紫烟做了又射,射了再做,象两个贪玩的孩子,不知疲倦,没有停歇。天亮的时候,紫烟的身上已经涂满了我的精华,搂着我没有一丝力气,我也疲惫的沈沈睡去。这一觉,睡得好甜! 黄昏的时候,我才醒来。紫烟早已醒了,趴在我的头顶痴痴的看着我,见我睁开眼睛,连忙擦去眼角的泪水,起身下床,道:“饿了是吗?我去给你做饭吃。” 喝着紫烟特意爲我熬的鸡汤,我的心里无比幸福。有妻如此,夫复何求?紫烟看我吃碗,接过碗又盛满,顺势握住她的手,我冲动的说道:“紫烟,嫁给我吧!”紫烟的手哆嗦了一下,缓慢而又坚决的挣开我的束缚,把碗递给我,笑着说:“又说疯话!”然後逼着我喝完碗里的鸡汤。 看着我大口大口的喝汤,紫烟的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眼睛却迅速红润起来。 “钢子!” “恩” “喝完了,你就回去吧!以後没什麽事,不要来找我!” “哐!”白色的瓷碗落在地上的大理石面上,溅起一朵朵银色的浪花,犹如我的心,在此刻变的支离破碎、永无复合。 “爲什麽?”我瞪着通红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紫烟。紫烟扭过头去,长叹一声:“钢子,好好找个人结婚吧!把我忘了,我已经是别人的老婆,不值得你这样怀念!” 原来紫烟一直是清醒的,她并没有被欲望冲昏了头脑。和我上床,只不过是让彼此了结一个儿时的心愿,现在心愿已结,她还是要回到别人的怀抱! 知道什麽是万刃穿心吗?就是你明明深爱一个人,却永远不能和她厮守一生,即便有短暂的牵手,也会在残酷的现实面前狠心放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