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因思念小晶心切,在床上翻来覆去,只感觉头涨脑裂,身体发轻,人竟仿佛如同羽毛,变得轻飘飘,向天外升去,往下看去,只见人群,建筑皆慢慢变小,如蝼蚁一般。 只是胸口被压的有些喘不上气,眼一黑,人便晕了过去。 须臾之後,人一醒来,才发觉自己恍如身在仙境一般,霭光摇曳、五色祥云遍布周遭。白鹤声鸣、紫色千叶进入脑中。 「莫非我已身死,否则怎能登入如此境界。」 寻思片刻,我掐了掐大腿。 「啊哟」 疼的我有些咧嘴。 「乖乖个熊,我都死啦,怎麽还能感受到痛呐?」 我感到诧异。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 虽然地上云雾缭绕,难以辨清,我依旧慢慢的踏出了第一步。 「嗯」 实地无疑。 感受到了地的坚硬程度,我终於放开了脚步,轻快的小跑了起来。 走不多时,身体便有些萎靡,只能停下脚步,坐在一顽石上休憩,乎听闻不远处有狮虎之声传来,我虽内心发虚,只叹腿脚无力,只能卧伏顽石,愿那狮虎不曾靠近,谁想到,那狮虎之声渐行渐近,离我仿佛只有几丈之远。 我眼一闭,只怪自己来错了地方,本以为上了仙界,竟登上了奈何桥。 可那狮虎半天不作声响。 我有些愕然,眼睛微睁,才发现竟有一人骑坐在那狮虎之上,只见此人。 头上青巾一字飘,迎风大袖衬轻梢;麻鞋足下生云雾,宝剑光华透九霄。 此时他的目光也在我身上来回飘视。 嘴里也在喃喃念叨着什麽。 这道家飘然而来,又生得白面长须,我内心既有几分喜感。 不过他不开口,我也不敢贸然开口,露了行藏,多惹祸端。 不多时,那道人微一拾礼,口中「无量天尊,不知这位小友为何方高徒,贫道竟不识得。」 我忙从石上翻下,双手合十「道长,小子乃人间一劣生,不知为何,竟来得此地,敢请道长告知,此地为何处,好允我寻的一列车返回家乡。」「难怪乎,吾精光自你周遭辨查一遍,也未发现你身有仙骨,更没有妖怪味道,原来小友来自人间。不过你贸贸然闯将上来,可曾知道这是什麽地方?」「小子不知,请道长点明。」 「这是天宫,众神所在之所。」 「啊,这是天宫。」 我吃惊的看了看周围。 半信半疑的望着狮虎之上的道长。 「小友,你心中有话,为何不说」 道长一脸慈祥的看着我。 「道长,你仿佛能看到小子心中所想」 「呵呵,凡人所思,吾等仙家只需法力微动,即可侦的一清二楚,这又何难?」 「道长,小子人间的爱人小晶,失去踪迹,烦请道长您稍施法力,帮我查查可好。」 只见道长眼中精光向下一扫,片刻後,便仿有察觉。 轻捋长须。 脸中带笑「道长,道长可是有所心得。」 我有些焦急。 「小友,可宽心一二,你与女友时日方长,回人间後,自会相见。」「道长,能否再透漏一些,小子这几日精神恍惚,珍馐美味皆难以下咽。」「无量天尊,小友,天机不可泄漏啊。」 道长两腿微一用力,那狮虎立刻奔腾起来「道长,可否留下法号,供小子回去敬奉。」 「吾乃申公豹是也,小友早些下得凡间,莫贪恋这天宫美景,误了自身的造化。」 「申道长可否送我一程,小子不识回家之径。」 「唉!吾本有心助你,怎耐时光不多,西天王母娘娘召开蟠桃聚会,不能误了行程」 「申道长」 我一脸凄然。 申公豹本已离去,回头见我凄惨模样,一转狮虎,又回到我身边「道长有何事可以教我」 「我确实无法使用大修为送你回人间,不过,看你与我应有些仙缘,送你一丹药,这丸药虽比不上那仙桃,吃了後成仙了道。但凡人若食的一丸,也可强身健体,妙用无穷。」 我忙跪头叩拜。 起身後,申公豹道长与那狮虎早已不见踪影。 我啧啧称奇,没想到,仙宫一游,竟碰上了那封神榜中的恶道,不过和书中所述竟大相径庭。 此人道骨非凡,慈眉善目,竟似人间长者,善待於我。 吞下丹药後,我立感体内如有一团热气,随血液遍走全身。 萎靡、饿乏之感都统统消失,往上一窜,竟然离地有几丈高,我内心狂喜,胸中压抑数日之悲痛化作一声长啸,穿云破雾。 引得天上飞鸟驻足观瞧。 我不辨东西,立即大踏步跑了起来,胸中那股热气愈发狂燥,随我一阵疾跑,慢慢与我身体融和为一。 也不知跑了多久,我才慢慢停下脚步。 才发觉自己来到一府邸高墙之外,只见墙内林荫森森,尽是些举头也望不到顶的树木。 好奇心起,我稍一用力,人便跃过那高墙。 府邸内花盈树,果压枝。 果压枝头垂锦弹,花盈树上簇胭脂。 这些仙树棵棵凝肌带绿,映日丹姿,云霓罩在上方,内心好生惊异。 我身体一提,踏上一树枝,枝头上桃果一枚,身形虽小却香气扑鼻。 我吃过那丹药後,腹内亦无饥饿之感,可观这桃果,却引得我口水流淌,忍不住,伸手摘下,咬了一口。 「好硬,尚未成熟」 我手一扬,就欲弃之,又觉可惜,只能囫囵吞枣般整个送入口中,片刻後,从树上扔下一桃核。 「哎呀,这个桃果闻起来,香气四溢,吃起来却生硬的很,也不知是何人种得,见到他我一定要告诉他,如何栽种。」 正胡乱思考时,突然,一阵云雾出现,云雾中似有一人,一身官服,只是模样不像人,尖嘴猴腮,满脸绒毛,身高如同幼童一般。 「天啊,不会是孙悟空吧,难道这里是蟠桃园?」 我吓得差点掉下树枝。 那孙悟空竟仿佛有所察觉,站定云头,冲着我的方向大喝道「何人,给我老孙滚出来?」 我刚要跳下枝头,没想到,我身下的大树底下,有一人从地里钻出。 「大圣传召,本人土地参见」 孙悟空见得原来是土地,身形从云中显现。 「土地老儿,吾奉玉帝点差,代管蟠桃园,今来查勘也。」土地闻言,叩头谢旨。 孙悟空周遭看了下,问土地道:「此树有多少株数?」土地道:「有三千六百株。前面一千二百株,花微果小,三千年一熟,人吃了成仙了道,体健身轻。中间一千二百株,层花甘实,六千年一熟,人吃了霞举飞升,长生不老。後面一千二百株,紫纹缃核,九千年一熟,人吃了与天地齐寿,日月同庚。」 孙悟空闻言,喜上眉梢,猴性喜桃,而此处桃子更是数不胜数,加之乃西王母亲力而为,孙悟空更是饥渴难耐。 不过这土地始终伴随左右,甚是不便。 孙悟空眉头一皱,计上心来。 「汝且出门外伺候,让我在这亭上少憩片时。」 土地言听计从,退了下去。 孙悟空立即架起云雾,我吓得忙把身形藏起。 只听孙悟空念到「这里应是前面,桃子甚小,不得吾心。」只听风声大作,孙悟空便向远处飞去。 见他走远,我方坐在枝头上,伸手一摸,才发现衣裳尽湿,应是被那猴头吓的不轻。 孙悟空虽佛名远播,但未成佛之前,可也算一恶人,吃人、杀人也曾有过。 今日幸有那土地,否则不知如何收场。 正在擦拭额头汗水,忽闻的有轻声燕语响起,我稍微探出个头,向外张望,只见有七个着不同颜色服饰的仙子竟朝这里走来。 「此时,我才想起,王母娘娘蟠桃大会,这七位仙子应是来采摘仙桃的。」我只得再次藏在树後,盼着这七位仙子不曾得见。 仙子们唧唧喳喳的走了近来「妹妹们,你等可曾看到管理这里的那个大圣爷。」 「我等与姐姐同时前来,你都未见,我等又何曾见过。」「我等既奉旨来,不必迟疑。那大圣爷闲游惯了,想是出园会友去了。我们还是即刻摘桃,误了蟠桃盛会,你我皆吃罪不起啊。」七位仙子开始一颗一颗的采摘起来,均是些成熟的果实。 一位仙子竟离我愈来愈近,我急的心中冒火,却又无计可施。 就在此时,忽听云头处有人大喝一声「你是那方怪物,敢大胆偷摘我桃!」慌得那七仙女一齐跪下道:「大圣息怒。我等不是妖怪,乃王母娘娘差来的七衣仙女,摘取仙桃,大开宝阁,做蟠桃胜会。适至此间,先见了本园土地等神,寻大圣不见。我等恐迟了王母懿旨,是以等不得大圣,故先在此摘桃。万望恕罪。」 大圣闻言,回嗔作喜道:「仙娥请起。王母开阁设宴,请的是谁?」仙女道:「上会自有旧规,请的是西天佛老、菩萨、圣僧、罗汉,南方南极观音,东方崇恩圣帝、十洲三岛仙翁,北方北极玄灵,中央黄极黄角大仙,这个是五方五老。还有五斗星君,上八洞三清、四帝,太乙天仙等众,中八洞玉皇、九垒,海岳神仙;下八洞幽冥教主、注世地仙。各宫各殿大小尊神,俱一齐赴蟠桃嘉会。」 大圣笑道:「可请我麽?」 仙女道:「不曾听得说。」 大圣道:「我乃齐天大圣,就请我老孙做个席尊,有何不可?」仙女道:「此是上会旧规,今会不知如何。」 大圣道:「此言也是,难怪汝等。你且立下,待老孙先去打听个消息,看可请老孙不请。」 好大圣,捻着诀,念声咒语,对众仙女道:「住,住,住」大圣纵朵祥云,跳出园内。 等了许久,园内声息全无,我才探出个身子,才发现原来那孙猴施个定身法,把那些彩衣仙女,皆定在原地,有站姿,有跪姿,还有半蹲半跪,身形具不相同,不过容貌皆现惊恐。 唯恐众仙子诈我出来,装模作样。 我落地之後,还捡起丢在地上的桃核扔向较近的一个仙子,她被击中後,身体往一侧倒去,可却不曾叫喊一声。 「哈哈,你个笨猴子,美色在前,你竟傻乎乎的去参加什麽蟠桃大会。」我三步两步便来到众仙子面前,只见一个个国色天香,沈鱼落雁,身材更是环肥燕瘦,各有不同。 离我最近的乃一红衣仙子,她呈站姿,罗裙轻甩,一个竹篮放置於右手,左手低垂。 我牵握住红衣仙子的下垂的左手,不知那孙猴定身法术几多厉害,这一众仙子竟全身上下动弹不得,连眼珠都未见晃动。 我一番周折,仍难以把红衣仙子的手拉动。 「众位神仙姐姐,莫怪小生,那猴头法术甚是厉害,我无法救你们,不过怕你等站立时长,汗水打湿衣襟,就让我来帮你们褪去霓裳,解那燥热之痛。」身体虽然僵硬,不过众仙子霓裳倒是方便除去,我只轻轻一拉扯,衣裳便掉落在地。 连那倒卧在一旁的仙子也被我生拉硬拽的褪去了霓裳。 「吖,不对啊,我数了数人数,怎麽才六位仙子,不是七个仙女吗?」看着眼前的种种美色,我也顾不得许多。 转身便解开牛仔裤带,顺便脱下T恤。 光着身子,只穿了一双运动鞋。 低头望去,胯下鸡巴竟比从前大了许多。 「奶奶个熊,那个丹丸好生厉害,不光让我困乏全无,身轻如燕,还带来了额外效果,果然是妙用无穷啊。」 转身来到众仙子身前,此时,众人皆身无霓裳,我已无法辨认是哪位仙子,只能一一鞠躬「众位姐姐,请原谅小生唐突,只因,小子见各位姐姐身无寸物,内心便似一团火焰熊熊燃烧,故只能裸体相见,望各位姐姐原谅。同时,小子在凡间贪恋美色,无一天不喜床第之事。 可因女友失踪,我已数日不得男女之欢。今日竟能见得仙女之体,我已不知前世修的什麽果,胯下之物更是奇痒难耐,盼各位神仙姐姐能与我同修欢喜因缘,解我胯下痛痒,众位姐姐可否答应。」 当然,全场无一人作答。 「众位姐姐不发声,小子就当各位默许啦。」 我直接扑向最近的仙子,她跪在地上,口齿大开,仿佛要说些什麽。 「这位姐姐,小生得罪啦。」 我把鸡巴放到她的口边,沾了少许口水後,才一点点的插入其口腔。 这仙子口腔短小,我用尽全力,也只能插入一半而已。 插了少许时间,她的嘴内便口水四溢,顺着嘴角纷纷落往地上。 见时机成熟,我把她向前推倒,意欲一探仙境,才发现她的腿和臀部几乎粘到一起,我用尽气力,也无法将其掰离丝毫,无奈和,我放弃了对她的念头。 还好,其他几位仙子不同与她,并没有跪在地上,腿与臀之间有足够空间,供我驰骋。 我来到一开始的那位红衣仙子边,当然此时的她也身无一物,只因我最先看到的就是她,故有些熟悉。 「这位神仙姐姐,刚才那位仙女手脚不便,不能为我解去痛痒,只能再次叨扰姐姐,见谅。」 我径直贴向她的面容,本想与她口舌相见,只可惜她红唇紧闭,我只能胡乱的在她脸上啃咬一番。 脸上的胭脂都变得一塌糊涂。 我的手也不得停歇,贪婪的握住傲人双峰,只可恨那猴头的定身术,连这傲人的身躯都变的坚硬异常。 摸起来,如同铁板一块。 顿时,失去了尝鲜快感,「哎呀,不好,这些仙女被那定身术施用过後,全身坚硬如铁,这仙境会不会也如此啊」 我慌忙蹲下身,手指扒开密缝,探入幽境中 「还好,还好,那定身术只能将表皮硬化,内在倒是不曾改变。」手指在仙境内为所欲为,上下翻腾,片刻後,仙境内便搏弄得千般旖妮,羞云怯雨,丝丝仙汁沿境口泄出,我伸出舌头,深深的吸食了一大口。 「唔,好香啊,和人间女子分泌的淫水竟有如此大的差别。」我迫不及待的站到仙女身前,刚要插,才发现这个站姿甚是不便。 仙女也和普通女子一般,仙境位於两腿之间,稍稍往下。 懊恼片刻後,我转身绕道仙女背後,手抓住鸡巴,对准仙境入口,沾了少许仙汁後,鸡巴缓缓的插入了仙境内。 「奶奶个熊,这个仙境内竟然纵横交错,盘绕不清」我费尽九牛之力,才插入了少许。 「真是仙境幽幽,人间难有啊。」 深吸一口气後,鸡巴再次踏上征途。 在仙境内鸡巴一路披荆斩棘,勇往直前。 费了不少气力,才终於全身而入。 我轻吁一口长气,擦拭掉额头的汗水。 双手扶着仙女如钢铁一般的腰肢,挺起鸡巴,开始了猛烈的攻击。 本以为,自己会在短时便鸣金收兵,却不料,冲刺了多个回合後,胯下鸡巴仍勇猛异常,丝毫不见退缩。 我心中大喜,不过也对这身下的仙子有些审美疲劳。 一个加速後,鸡巴撤离了她的仙境。 带出了一大堆的仙汁密液。 转眼望去,身边还有一仙女,只见她半跪半立,翘臀与大腿有90度左右的分离,心中暗喜。 遂来至她面前,看着她清澈的双眸,我细声道 「这位姐姐有礼啦,那二位姐姐虽竭尽全力,还是未能满足弟弟,只能劳烦这位姐姐,倾力而为啦。」 我伸出舌尖,舔弄着她那明亮的眼珠,只感觉舌尖经过之处,晶石一般,心中对猴头法术更生敬畏。 不做多想,我便蹲在她的身後,手指触摸着仙境上的宝珠,这个地方因外露表面,也变的跟珠宝一致,我只得口舌舔弄密缝边缘,手指插入其中,不断的搅拌、拉扯。 不多时,这个仙子的密境内也有溪水潺潺之声。 微一调整,鸡巴也循声开始了抽插,这个仙子和上个仙子大不相同,密境内无丝毫阻拌,鸡巴开疆破土,一帆风顺。 「奶奶个熊,这个仙子竟然不守妇道,里面早被其他仙家开采一番。害我白白准备了一番。」 鸡巴在里面横冲直撞,始终不得要领,仙境内仿佛有如大海一般,深不可测,我只觉筷子插缸,实在痛苦,抽插了几个回合後,悻悻然拔出鸡巴,将这仙子弃之一边。 又尝试了其他两位仙子後,失望之情溢於言表。 「奶奶个熊,怎麽天上神仙也如此淫乱。个个仙境肥大,也不知被何种巨屌插过。还好刚才那红衣仙子墨守妇道,了我心愿。唉!不幸中之大幸啊。」已有五位仙子被我玩弄,除第一位因身体不能插入,其他四位我也都一探仙境。 就剩那位被我打翻在地的仙子还未尝触及。 看她翘臀侧漏,我突然想试试仙子的菊花,毕竟那三位仙子给我带来了不好的感觉。 来到第一个不能被插入的仙子边,她依旧嘴唇大开,口内仍有少许水汁。 「为了探那位仙子的菊花,小生只能借仙子口中仙水一用。鸡巴又插入她的口中,涂满了仙水之後,我侧躺在第六位仙女身後,握住鸡巴,使劲的捅向她的菊花。足足一盏茶过後,我才插入了三分之一而已。「一、二加油。」我口中默念。 鸡巴又深入了一些。 正当我欢喜之时,忽闻天上传来一声怒喝「大胆狂徒,还不停下鸡巴。」我吓得浑身激灵。 往上一瞧,顿时面如死灰。 只见天上竟然有无数大小神佛。 各个张牙舞爪,一脸狰狞。 当头一人,坐在马驾之上。 旁边立着一仙女,竟然是那不见了的第七位仙子。 「动动动」 当头那人对着定身的各位仙女比划了一下,这几位仙子顿时动了起来,当她们看到浑身无寸缕伴身,且天空中仙佛密布,立即花容失色,蹲下身来,随便捡一衣物,进入桃林,穿了起来。 而我却丝毫不敢动弹,只觉全身上下都被法术盯住,随便一动,都会性命不保。 「王母娘娘,刚才太过危险,还好我及时脱身,才能阻那恶徒继续对其他姐妹无礼。」 王母娘娘满意的看了眼旁边的小仙子「七儿,还是你聪明伶俐。」此时,其他仙女都穿戴一番,虽衣裳尚不完整,仍可挡住重点位置。 她们鱼贯而出,立在王母左右,只是均低头不语。 「你这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徒,上的我天宫中来,竟然犯下如此恶劣行径。不将你碎屍万段,怎能消我被那孙猴毁了蟠桃大会之气。来人啊。」旁边立即有一大神走出,手拿一对圆锤。 「王母,巨灵神听旨。」 「将这狂徒拿住,让他受那三味真火」 巨灵神如天神一般冲我而来。 我眼睛紧闭,只待束手就擒,万不料,桃林突然狂风四起,众神佛都恐迷了双眼,拿衣袖遮挡,等狂风过後,才发现我已不见。 王母娘娘气的火冒三丈「一定是那该死的弼马温,李靖何在?」身後一个托着玲珑宝塔之人走出。 「李靖,我命你带天兵天将,速速前往那花果山,水帘洞,捉拿那妖猴。」我本以为死命难逃,忽然狂风乱作一团,一黑影窜至我身边,夹起我便飞了出去。 也不知飞了多久,我被这黑影扔到一边。 仔细看去,才发现竟然是那猴子「大圣爷爷,多谢您救命之恩。」「去去,你这小子,竟然利用我的法术。玷污那几位仙子清白之躯。若是从前,我便一棒将你打碎,要不是为了气那婆娘,我也懒的救你。」不待我发声,那猴头一脚便踢在我身上,我仿佛坐了火箭一般,串了出去,竟从天上直往地下掉落。 救命啊!!!! 仙人心红白肉色,堪人爱可意霓裳。 裙拖着翡翠纱衫,袖挽泥金带。 终为梦一场。